滚动新闻:
首页 >> 房产纠纷

昆明少女卖淫案审理12小时

来源: 时间:2018-07-27 11:18:00

昆明少女卖淫案审理12小时

昆明少女卖淫案审理12小时

11月10日,昆明“少女卖淫案”在昆明市五华区法院开庭审理,刘仕华和他的同居伴侣张安芬同时受审。法院因“此案涉及未成年人及个人隐私”决定以不公开开庭的方式审理。

庭审持续了12个小时。法庭上,张安芬和刘仕华的辩护律师都为他们作了无罪辩护。

>>庭审现场

庭审持续12个小时

庭审时间是上午10点。早上8点半左右,四五十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络红人、闻讯而来的市民等,就聚集到法院门口。

公诉机关指控:2008年9月至2009年3月,张安芬与刘仕华先后租赁了王家桥村的4间出租房,容留刘仕华的女儿陈艳(化名)卖淫。其中,陈艳分别与赵某某、幸某某、李某某、王某某在二人为她卖淫而租用的房间从事卖淫。张安芬还为陈艳介绍卖淫一次。今年6月7日,在公安机关调查了解过程中,刘仕华主动交代了他容留卖淫的犯罪事实。

据此,公诉机关以容留、介绍卖淫罪对张安芬提起公诉,指控刘仕华涉嫌容留卖淫罪。“且刘仕华在被判处有期徒刑后,刑罚执行完毕5年内再犯,属累犯,应从重处罚。”

审判长组织控辩双方围绕起诉书指控的事实进行了调查和辩论,听取了被告人对公诉机关指控事实的陈述和申辩。张安芬和刘仕华的辩护律师都为他们作了无罪辩护。

庭审从上午10点一直持续到晚上9点58分,经过12个小时的审理后,法庭宣布待合议庭评议后择日宣判。

昨晚10点,五华区法院专门召开了案情通报会,副院长王伟林对案件的审理情况向媒体进行了通报。

>>庭审焦点

刘仕华张安芬是否容留卖淫

庭审中,控辩双方的焦点并非是大家所关心的“陈艳是否有卖淫行为”,而是将争议焦点放在“容留卖淫”的指控上。对于检察机关的指控,刘仕华和张安芬的辩护律师都为他们作了无罪辩护。

两人是否合谋故意容留卖淫

指控:2008年9月间,张安芬与刘仕华合谋,让陈艳从事卖淫。

辩护:容留卖淫罪首先要有主观故意,可公诉机关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刘仕华、张安芬有教唆、帮助女儿陈艳卖淫的行为。

租房是否为提供住所卖淫证据

指控:2008年9月到2009年3月,张安芬与刘仕华先后在王家桥村不同的地方共租了4间出租房,容留陈艳从事卖淫活动。

辩护:陈艳是未成年人,刘仕华作为父亲负有法定义务为未成年子女提供居住的空间,这和故意提供住所容留他人卖淫有着本质区别,一个人在自己的合法住处卖淫,那与她同住的人都构成容留卖淫罪吗?

刘仕华、张安芬在外面租房给陈艳住的原因并不是为了卖淫,而是因为家里的房子要给刘仕华雇的工人居住,家里住不了那么多人,才在外面租房给陈艳住。

指控容留卖淫证据是否为非法取得

指控:刘仕华、张安芬容留卖淫罪有大量证据,其中包括刘仕华、张安芬的供述、嫖客及陈艳的证人证言及书证、鉴定结论、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等证据。

辩护:事实上控方的指控基本上是建立在刘仕华、张安芬、陈艳的供述中,而这些人的供述基本上是在非法的状态下得到的,其可信度本来就让人怀疑。从法律层面上讲,如果存在非法拘禁、诱供、逼供的事实存在,这些证据就缺乏合法性的基础,不能作为有效证据。

存折上的2万多元是否为卖淫所得

指控:刘仕华收取了陈艳的卖淫所得2万元。

辩护:存折上的2万多元是刘仕华、张安芬干工程和打工挣的钱,而不是陈艳卖淫所得的钱。

>>女儿供词

指证父母容留卖淫

庭审中,公诉机关出示的指控证据达13卷,有1300页之多。“这个案子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们不会提起公诉。”之前,五华区检察院有关负责人曾表示,“这个案件可以说是铁证如山!”

对于陈艳是否有卖淫行为,公诉机关出示了大量的证人证言,其中包括4个卖淫女的证词,证实陈艳与她们是“同行”。除此之外,还有几名嫖客的指证,甚至有一名就是这起事件发生当晚的嫖客,他详细讲述了当晚的事发经过,及刘仕华如何设计调包等。

证明刘仕华、张安芬涉嫌容留卖淫罪,最“铁”的一份证据是女儿陈艳的供词。

陈艳在公安机关交代:自从生下她后,母亲就抛下了她和父亲,父亲不久也离家外出打工,她一直跟着爷爷在贵州生活。后来爷爷不幸去世,她开始四处寻找父亲,两年前她联系上父亲刘仕华。此时,刘仕华不但已在昆明安家,而且还有了4个子女。来到昆明的陈艳,迎接她的并没有父女相聚的喜悦,由于家庭负担较重,继母张安芬并不待见她,她与父亲之间也没有太多感情。

一天,父亲找到她说,她那么大了,不能再整天在家里白吃白喝,得出去赚点钱。自此她开始了“小姐”生涯。一开始是“站街”,至今她还记得第一个“客人”是个镇雄的小伙子,那次她挣了30元钱交给了父母。之后,在父亲和继母的安排下,她一天最多时能接3个人,最少每天也得接1人,每次赚到的钱她都要如数交给刘仕华和张安芬,给少了还会被骂。后来她渐渐学聪明了,挣得多时就私自藏一点。一次,一名嫖客不给钱就想溜,陈艳及时通知了刘仕华。刘仕华将男子打了一顿,并以“抢劫”为由报了警,双方闹到了派出所,陈艳也因卖淫被警方处罚。此后为了安全起见,父母把她的“阵地”从街边转到了家里。

>>律师辩护

连带牵出4起诉讼

昨天,刘仕华的辩护律师常伯阳介绍“少女卖淫案”时,共牵出4起诉讼,包括:张安芬、刘仕华涉嫌容留卖淫案;陈艳不服处罚提起的行政诉讼案;张安芬提出的要求确认警方在“3·16”事件中殴打、非法拘禁两名女孩的行为违法;“3·16”事件中被警方错抓的两姐妹提起的诉讼。其中,由陈艳提起的行政诉讼案,五华区法院已正式受理。

在陈艳提起的行政诉讼中,被告是五华公安分局。在诉状中写道:今年6月6日,警方称发现16岁的陈艳有卖淫行为、刘家涉嫌造假等情况后,她和家人被带去讯问达一周之久。今年7月16日,陈艳被以卖淫行为处以5天的治安处罚。其后,又被以同样的理由,处以6个月收容教育的行政处罚,将一直被限制人身自由至2010年1月19日。

“陈艳不存在卖淫行为,公安机关适用法律错误,所依据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作为旧法,效力低于新颁布的治安管理处罚法,且警方对陈艳讯问查证的时间大大超过法定期限,并违反了未成年人保护法中的相关规定。”据此,请求法院撤销收容教育的处罚决定书。

同时,就“3·16”事件中警方错抓两名小学生、打人致伤等行为,刘家人也已提出国家赔偿申请,目前这两个国家赔偿申请正在“违法确认”阶段。常律师介绍:“但初步交涉,警方只承认存在粗暴执法情况,否认存在违法行为。”

■庭外

张安芬自称太冤枉

上午9点左右,取保候审的张安芬带着4个孩子出现在法院门口,立即引起一阵不小的震动。就在法院门口,张安芬接受了简短的采访。

:案子开庭了,你是怎么想的?

张安芬:我们是冤枉的。我希望所有的证人都出庭作证。如果这案子判我们有罪,我要接着上诉。

:陈艳会出庭作证吗?

张安芬:她不来,她还在收容教育所。

:你们要求哪些证人出庭?

张安芬:所有证人,我要打我的警察也出庭,我一个一个地指(认)。

:你当时为什么要让两个女儿去做处女鉴定?

张安芬:我想这事太冤枉了,我带姑娘去做鉴定,就想替我的两个姑娘证明清白,她们没做这个“生意”,没卖过淫,她们是清白的。

:对检察机关指控你们涉嫌容留卖淫罪,你怎么看?

张安芬:太冤枉了,这些都是没有的事。如果他说我家姑娘卖淫叫他们拿出证据,所有的人全部都要出庭作证。

:两名女孩的情况怎么样?

张安芬:她们还是孩子,这件事后,两人都不敢出门。她们已有两个学期没上学了,大的那个姑娘饭都吃不下。

张安芬两女儿辍学

9日中午,来到张安芬位于王家桥的家中。一直处于该事件漩涡中的两个“小学生”,即张安芬的两个女儿都已经辍学在家。大女儿在家照看只有2岁多的妹妹(张安芬和刘仕华所生),二女儿正带着3岁多的弟弟(也为张安芬和刘仕华所生)在附近一家公厕守厕所,每天能收入几元钱。

瘦小的张安芬说,自从这件事发生后,家里几乎就没有什么经济来源,目前4个孩子的吃饭穿衣基本靠友的救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