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保险理赔

西安假护士偷婴案续作案前已给婴儿买机票

来源: 时间:2018-08-24 19:18:43

西安假护士偷婴案续:作案前已给婴儿买机票

葛倩茹接受讯问时,眼泪浸湿了衣袖 本报 宁峰 摄

她看着男友从机场离开,改签了机票,打掉了腹中的胎儿;她说自己生了一个女儿,想以此讨男友欢心;她在医院偷偷抱走别人的孩子,却说孩子是她亲生……

葛倩茹由一个谎言开始,一环连一环地编造出别的谎言,一步一步地把自己带进犯罪的深渊。

昨日下午,公安雁塔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陈建红、副大队长李鹿胜等人介绍案件侦查内幕。

男友到机场送她回陕她却回东莞打掉胎儿

“疑犯葛倩茹还是太年轻,在处理感情方面太冲动,没有考虑后果。”专案组民警说。

葛倩茹供述,2006年9月份,她从宝鸡一家中专学校毕业,后到广东打工。2007年,她在东莞认识了比自己大16岁的安徽籍男子靳某。2008年,靳某离婚带着两个儿子生活后,他们开始同居。

今年10月初,一场吵架后,怀孕6个月的葛倩茹想打掉胎儿离开男友。当时,恰逢她母亲患病,葛倩茹以此为由向男友提出回陕西老家看望母亲,并称回老家生孩子。

靳某给她买了机票将她送进深圳机场,看着她进了安检门后离去。但是,男友前脚刚走,葛倩茹后脚就走出机场安检门,改签了回陕航班日期,直接回东莞打掉了腹中胎儿。之后,她没有休养,忍着疼痛乘飞机回了陕西老家。

想与男友和好生个“女孩”讨男友喜欢

回到陕西,她先赶回眉县看望生病的母亲。得知情况的男友靳某从广东给她汇款5000元,让她为母亲治病。此事让她很感动,3天后,葛倩茹来到西安南郊东仪路附近暂住休养。无所事事又无生活来源的她再次想起男友的好处,就想和男友和好,后悔当初自己一时冲动打掉了腹中胎儿。“没娃了,我可能被老公(即男友)抛弃。”11月初,在给男友的中,葛倩茹谎称自己快生了。蒙在鼓里的男友喜出望外,嘱咐她注意身体,并再次汇款5000元,作为生小孩的费用。

11月5日左右,葛倩茹再次拨通,对男友谎称自己顺利产下一个女婴,母女平安。因为男友已有两个儿子,她认为只有女孩才能讨男友喜欢。

作案4天前她就订好了两张飞深圳机票

男友希望她带着女儿尽快飞回东莞,并确定了返回日期。随后,葛倩茹打咨询航空部门,得知只有出生14天以后的婴儿方可乘机。她花了100元提前在假证贩子那儿伪造了一张医院出生证明,并给孩子起名叫靳嘉欣。

办案民警称,这时她已经产生领养或抱养一个女婴的想法。11月17日,她订好两张11月21日上午8时飞往深圳的机票,其中一张是给婴儿准备的。

眼看着11月21日越来越近,但她抱养或领养女婴的愿望未能实现。她就近选择了西安交大一附院产科,20日下午,她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戴上口罩溜进该医院产科病房寻找机会。

21日凌晨5时,距航班起飞时间只有3个小时了,她听到病房内女婴的哭闹声,又发现医院护士站更衣室空无一人,就偷护士服扮护士抱走3号病房9床女婴。此前,她曾偷偷溜进护士站查看产妇资料,寻找女婴记录。

她假扮护士以给孩子检查为由将孩子抱走,转身进了该医院产科更衣室,脱下护士服,换上自己的外套,将孩子包裹好后从容地离去……

“她怎么会这么糊涂呢?”

葛倩茹的男友靳某一直以为自己是女婴生父

葛倩茹带着从西安偷来的女婴回到东莞,她的男友靳某对“亲生女儿”的身份一直没有怀疑。直到女友被警察控制,孩子被警察抱走,他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昨日,通过《广州》联系到葛倩茹的男友靳某。

几千元的玉镯送“女儿”做见面礼

靳某说,2007年,他和葛倩茹在当地一家酒吧相识。一年后,靳某离婚,两个儿子由他抚养,葛倩茹开始和他同居。今年5月,葛倩茹怀孕了,这让靳某兴奋不已,他希望女友生一个女儿。10月底,怀孕已6个多月的葛倩茹突然接到,说母亲病了,他让葛倩茹回家看看,第二天送她进了机场。“我们没有吵架。”靳某否认了葛倩茹和他吵架后跑回陕西老家的说法。他说葛倩茹回到陕西后,每天给他打,为给葛倩茹母亲看病,还给葛倩茹汇了5000元。

11月21日早上,靳某接到了葛倩茹的,说她生了个女儿,当天就准备坐飞机回东莞。“我一听高兴坏了。”靳某说他赶紧开车去深圳。飞机落地后,葛倩茹抱着孩子走出机场,靳某兴奋不已,抢着抱过孩子,越看越觉得“女儿”像自己。

靳某花800多元买了最好的手推车,又买了一大堆婴儿用品,还花几千元给孩子买了一对玉镯,作为“见面礼”。“孩子是我亲生的,肯定不能委屈了她。”靳某说,他还筹划着摆几桌酒席,请朋友过来分享喜悦。

“女儿”被警察“抢走”

11月28日半夜,“女儿”哭闹不已,靳某和葛倩茹赶紧把孩子送到医院。靳某说:“住的是最好的病房,每天就是不打针不吃药,光护理费也要200多元。”

11月30日下午5时,靳某给孩子办完了出院手续,回到车上后,葛倩茹突然发现“女儿”的肚脐有点发炎,“我就抱着孩子,让她去医院买些消炎水。”葛倩茹买药还没有回来,两个男子就走到他车边,拉开了车门,“他们开口就说,孩子不是你的,交给我。”靳某回忆说,当时他一听就火了,“我说你谁啊,你凭什么说孩子不是我的,你是不是搞错了?”但两名男子出示了证件,“他们是西安的警察”。几乎与此同时,葛倩茹也被民警控制。

当晚,靳某跟着警察去了东莞市区的一家酒店,却没人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我糊里糊涂地跟了一天”。

想到西安看看女友

12月1日早上,警察告诉靳某,“女儿”是葛倩茹在西安一家医院偷来的。靳某说:“孩子是她偷来的,她还让警察别告诉我,怕我激动,怕我难过。”

当天上午在宾馆内,靳某和葛倩茹见了一面,“我问她为什么自己有孩子要打掉,却去偷别人的孩子?她只说是她糊涂。”还没有来得及询问别的,葛倩茹就被警察带走。“我直到现在都想不通,她怎么会这么糊涂呢?”

“我老是在想,怎么会这样?”自从这件事发生后,靳某说他整夜整夜无法入睡,他也在猜测女友打胎的原因,靳某分析出了一个最有可能的原因:葛倩茹挺着大肚子回到家,家人意见很大,觉得她没结婚就挺着个大肚子,逼着她去打掉,而她又担心没法跟我交代,就去偷一个。

“她太年轻了。”靳某的语气很无奈,“我想去趟西安,看看能为她做点什么。”他又说:“但是她犯这么大的罪,去了有用吗?”本版稿件由本报 何杰 程彬 采写

发布会

交大一附院:我们也是受害者

昨日下午,西安交大一附院召开发布会,称医院和张兰芳都是受害者,在司法机关确认的前提下,他们将承担社会。

昨日下午6时,西安交大一附院发言人称,11月20日,产妇张兰芳于下午2时08分剖宫产下一女婴。婴儿于16时10分送回母婴同室病房观察。次日凌晨6时50分,产科值班护士测量体温时发现婴儿未在病房,询问患者及家属,得知新生儿不久前被一不明身份女子从其家属手中骗走。院方随即向公安机关报案。

院方称,他们对在产科住院的每一位孕妇,入院后均进行书面入院宣教,其中明确告知“母婴同室新生儿不能离开亲属的监护”;科室执行《防止婴儿抱错或倒错预案与措施》制度;为防止婴儿抱错或丢失还专门设计“母婴分离卡”(卡上注有护士姓名、照片及新生儿安全注意事项),用于从产妇处临时抱走婴儿的各种医疗活动。此被拐骗新生儿亲属入院后同样接受了上述安全防范知识的宣教,并实施了知情签字。

该院院长李旭称,他们是为了协助警方处理善后才召开了发布会,医院和张兰芳都是此案的受害者,医院对张兰芳及其家属非常同情,同时对此事件十分遗憾,对盗窃婴儿的犯罪嫌疑人表示愤慨和谴责。他说,医院有制度,而且在执行此项制度,医院只承担社会,如果司法机关认定他们还要承担其他,他们也会面对。

家属回应

女婴家属索赔11万元

昨晚10时30分,严小红打给本报,对医院出示的家属知情签字提出质疑。“他们这是欺骗!他们说上面有我姐姐的签名,我姐姐只上到小学一二年级,很多字都不认识。”严小红激动地说,签字时哥哥也不知道这件事,当护士拿着“单子”让他的姐姐严雪莉签字时,严雪莉就提出她不识字,但会写自己身份证上的名字,“护士就告诉她,那你在这里签个字就可以了”。

目前,严小红已经委托陕西仁和万国律师事务所吴涛等两位律师向法院提起诉讼。律师认为,医院负有监管不力等,应该对此承担,包括产妇的医疗费、家属找孩子产生的交通费及精神损失费,经过律师的初步估算,索赔金额大约为11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