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移民留学

市民屡次给保姆红包见其变懒后欲拒给受威胁

来源: 时间:2018-11-07 16:11:26

市民屡次给保姆红包 见其变懒后欲拒给受威胁

逢年过节   给不给保姆发红包

这家主人请保姆,每月工资1200元,一个月还发了3000元红包,可没想到,原本勤快的保姆竟越来越懒了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说的是在金钱奖赏的刺激下,人会变得更加积极和勤快。但这句话不是真理,有时候不但不管用,反而会适得其反。

合川区南津街世纪大道大众花园C栋的赵婆婆家,元旦期间一直为“给不给保姆发过节费”发愁,因为原本勤快的保姆,如今越奖越懒了。

请保姆:

父亲去世后母亲很孤单

“大姐,几百块钱的事,就给她吧。”

“建民,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这个钱不能再给了。”

“不给钱的话,她会不会对妈妈不好哟?”

昨天中午,刘建红、刘建民、刘建新三姐弟在餐馆一边吃饭,一边再度开起家庭会议,会议内容依然是元旦期间一直困扰他们的事——给不给保姆过节费。

其实,逢年过节,给保姆包个红包无可厚非,但家境都比较殷实的三姐弟为何会为了这区区几百块钱争论了整整一个元旦呢?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2008年8月,刘家三姐弟的父亲刘仕全去世了,留下78岁的母亲赵碧云一个人。三姐弟都是做建筑生意的“包工头”,平时工作繁忙,只能偶尔探望母亲。“父亲不在了,母亲平时一个人在家,害怕她孤独不好耍。”于是,老二刘建民托熟人在合川太和镇东南村请来一位名叫张芳的阿姨,安排她住在母亲家,每天煮饭洗衣,陪母亲打发时间,双方约定每月工资1200元。

“张阿姨干活勤快,把妈妈照顾得很好,老人也越来越离不开她。”刘建民说,去年春节,张阿姨回家探亲,自己给了她一个300元红包,后来姐姐和弟弟也给过张阿姨红包,“我们一直相处得很融洽。”

奖保姆:

请客加送钱 望保姆尽责

但是,随着赵婆婆糖尿病加重、发红包的次数越来越多,这样的融洽发生了改变。

两个月前,赵婆婆突然头昏眼花,经检查发现是糖尿病引发的血小板减少。住院几天病情缓和后,三姐弟将母亲接回家。

为让保姆尽心照顾母亲,三姐弟特地宴请了张阿姨。“第二天,我们专门把她请到明欣酒楼吃大闸蟹。”大姐刘建红说,一家人说尽好话的同时,塞给张阿姨500元红包。此后,三姐弟经常去探望母亲,“不管是谁去,都要叮嘱张阿姨细致点,并顺手给她红包,不是300元就是500元,大概有七八次。”一个月内,光红包就给了近3000元。

怨保姆:

红包得多了 反而变懒了

没想到,自从开始频繁送红包,张阿姨就变了。

以前每天早上6点钟,张阿姨都会准时起床,准备好老人的早餐后再出门买菜,赵婆婆起床吃完饭后,张阿姨就差不多回家开始洗衣扫地,并准备午饭。但现在,张阿姨有几次一睡就是八九点。“有一次,我八点半去找碧云,看到她在厨房弄饭,小张刚起床。”赵碧云的老战友、住同一个小区A栋的李芝蓉婆婆将小张“偷懒”的事告诉了老大刘建红。

“可能是我生病,小张的事情太多,有些累吧。”赵婆婆在儿女面前替张阿姨说好话。于是,刘建红经常中午到母亲家帮忙做饭。“但是,张阿姨还是越来越懒。”老三刘建新说,2009年12月25日圣诞节晚上,他到母亲家,看见洗衣机上堆着一大堆换下的衣服,张阿姨却坐在客厅和母亲一起看电视。刘建新把张阿姨拉到一边,塞给她300块钱,叮嘱她母亲换下的衣服要及时洗干净。

怕保姆:

不再给红包她就要走人

元旦节当天,三姐弟聚在母亲家吃饭。饭后,张阿姨将老大刘建红拉到阳台说:“大姐,过节了,你还是要给我点过节费哟。”刘建红听了心里挺不是滋味,想想平时待张阿姨不薄,她变懒不说,如今还开口要钱。

“以前张阿姨很勤快,从不索要过节费,我觉得不能再惯下去了,否则她可能对母亲越来越坏。”于是,刘建红拒绝了张芳。刘建红将这事告诉两个弟弟后,两人却持不同意见。老二刘建民认为,这过节费要给,现在不能“得罪”保姆,更不能辞退她,万一保姆走了,母亲的生活更困难。老三刘建新觉得,母亲身体不好,又依赖张阿姨,多给点钱,说不定可以让她这个春节不休假,照顾母亲。三姐弟就这样争论了整整一个元旦,还没有结果。

“要不是看着他们三人平时对我好,我早就想走了。”保姆张芳承认曾多次收到红包。对于三姐弟说她“变懒”,她说,到赵婆婆家当保姆后,丈夫没人照顾,以前赵婆婆身体好,她还能抽空回家看看,这段时间赵婆婆病了,三姐弟要求自己寸步不离,她已经有了辞职回家的想法。

张芳曾给姐弟三人说过“想辞职回家”的想法,姐弟三人更加郁闷:这红包还该不该继续给?给了,又能把保姆留多久?

他们这样

留住保姆

温情派

帮忙辅导保姆孙子做作业

李隆群 65岁 小学退休数学教师

我家的保姆陈玉莲55岁,是农村亲戚介绍的,在我家已经待了5年。玉莲有个8岁的孙子,在城里读小学二年级。听说这事后,我告诉玉莲,周末可以将小孙子带回家,我有空就帮他辅导功课。后来,玉莲的小孙子经常来我家,我偶尔备课,然后给他辅导数学,自己生活也充实了,孩子成绩提高了,玉莲也很高兴。现在,玉莲一个月工资700元,比很多家的保姆都低,但她从来没抱怨过工资问题,还经常说:“李老师就像我的姐姐一样,就算别家多给钱我都不想去。”

捧场派

开车帮保姆接亲戚回家

王晓林 44岁 公务员

我父母今年都80岁了,去年6月,我从家政公司给他们请了一位叫孙敏的保姆阿姨。有一次,孙阿姨有两个在杭州打工的亲戚乘火车回来,刚好那天,我和丈夫也要开车去火车站接朋友。于是,我们就顺便帮孙阿姨把两个亲戚也接了回来,她的两个亲戚回到农村后,逢人便说:“是孙敏喊的小轿车来火车站接的我们。”孙阿姨觉得很有面子。从那以后,她一直对我们心怀感恩,对父母也亲热了很多。

赏金派

给红包先讲明给的理由

冯京 40岁 银行职员

我母亲家也请了一个保姆,平时过年过节,我和姐姐也会给红包。但每次给钱,我们都会明确告诉她,给她钱是因为她哪里做得好,但还有哪些地方做得不足。让她清楚地意识到,给钱是她做得好的奖励,而不是我们在求她。

读者声音

重庆汇居家政公司总经理张定远:

相处融洽

需要用“情”

张定远说,雇主与保姆相处,确实是一门学问。想要相处融洽,金钱刺激绝对不是唯一的办法。很多时候,人与人的真情更重要。如果家庭环境融洽,保姆喜欢家里的气氛,自然留得住人。当然,在适当的时候,雇主也可以给保姆一些奖励,但是这种奖励必须要讲“策略”,要让保姆知道这种奖励是因为她做得好,是额外的,而不是常规的。不能养成一有什么要请她帮忙,就必须奖励、给红包的习惯。